選擇

站在路邊孤單地恐慌發作,或者那不算是恐慌發作。

總之我胸口又沉又痛,最令人害怕的是我知道我要面對的是什麼。我很少想到,其實最讓我害怕的是「我知道這是什麼」,不是總是說未知最令人恐懼嗎?回到走過的地獄,特別是踏出第一步的那一瞬間回憶全部湧上來。連希望都沒有,可以預見的只有說什麼也不再願意經歷的事情。

絕望地伸手,伸出手,徒勞無功地伸出手,祈禱,苦苦哀求。身體配合著做出徒勞無功的挫敗的姿態,發出受傷動物的叫聲,聽著我應該學會但沒有學會的語言感到自責,羞恥,內疚。讀著冷漠的英文的信,特別強調不能看到我,不能看到我的臉我的眼睛。我的面貌與表達使你(使你?)違背你的意志,所以用暴力遂行你的意志。好像這是很好的理由。你心中有什麼讓你願意做出這樣的選擇,或者是不是我總逼得他人要在自身與我之間做出艱困的抉擇?

招了計程車回家,只是因為那裡我最熟悉,我知道哪裡買得到我要的工具。走到樓上時我脫下鞋子,因為我知道J會聽我的腳步聲就像我會聽電梯運轉聲,他的腳步聲,門開關,知道他回家。

我走往他平常不會去的地方,一邊走一邊我就知道是這裡了。沒有時間套一個好的結,我準備好的繩結不在我手邊,草草綁了,反正不要失敗。

我想著誰有責任,心裡一股平靜的恨。單純的平靜的純粹的恨。跟解脫。然後是感謝。

謝謝你讓我以後再也不用承受這一切,拯救我於未來一切的苦難。一直以來我都覺得再多一次我也承受不了,承受過一次又一次為的是在這之間小小的幸福,以及以為會改變的未來。但回望起來知道一路上的自我安慰與種種的好的驚豔,終究會到很赤裸的時刻,就是這些事情沒有辦法相消也無法在我身上共存。我沒有辦法做出抉擇,或者我其實沒有抉擇。

說,尊重我的選擇,其實不是真的。我什麼時候有過選擇。我很積極。我很積極在愛著自己,奮力生存,脫逃,追索,奮力保護自己免於更多傷害。一步一步就來到了這裡,這中間我做了什麼選擇。我只知道再多任何一點我都不願意承受。我不能說我無法承受,因為我其實可以,直到我證明我不行。所以我只好說,我不願意。

我種植在別人心中的東西自此與我無關,別人種植在我心中的亦然。我不認為這樣最好,我認為這樣很可惜,我很失落,我很不甘願,我還想要再逃脫一次。可是我沒有選擇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