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2016年,我與J之間

我的內心醜惡到我無法直視,如果我真的離開大概也無法留下什麼美好的東西。我有時候會想我愛的人或愛我的人會懷念我什麼,卻想不到我希望被意義的東西。

J再次關上門,他對此總是很決絕。比起我會不會痛,他有更在乎的事情。

我還是忍不住要問,是不是我都把愛放錯了地方。於是我的前一段戀情不過是漫長的修行,接著又錯過純真的P,把他變成一個狡猾的自私的樣子,然後投入另一段令我痛苦不堪的修行。如果J知道我這樣講我們的生活他必然會很傷心。因為他是如此努力用他的方式在讓我感到被愛。但如他自己所承認的,他對情感的力道就是那樣,對生活的感知也是。曾經我很得意於我可以介入這樣自成平衡的宇宙,現在我知道我能做到也只不過是因為我願意當一個被忽視的,被愛得很淺的情人。

但這樣對他是不公平的。他用他的方式努力在愛著我,是我覺得不夠。為什麼會不夠?怎麼樣的愛才夠。當L堅定說著「我愛你」的時候我所感受的真誠與深刻居然遠比J說的時候多得多。或許J從來沒有想過這是什麼意思,以致於他的「我愛你」與「對不起」說來都像是導引事態的工具。

但當我這麼質疑他時他卻顯然受傷了,說起來我是個自私的情人,是我不願意理解他的語言他的世界。如果一個未經苦難與時間打磨的男孩說他愛他的母親,那是深刻的嗎。但我不是母親。

但當他以身體支撐著我的生命時他說出的愛,第一次聽起來是愛,是我理解的那種愛。帶著恐懼,遺憾,那樣的愛有苦難,而我終於感受到了我要的東西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